>
>
夏日浮想

加入未来

JOIN US

夏日浮想

  夏至午后,暑气未出,有盈盈暖气从指间滑过,风里有隐约的香气,远处泛绿的池塘,含苞的夏荷亭亭而立,宛若未出阁的少女,含羞掩面。乡间小路的两旁,是深深浅浅的小水洼,清澈,闪着光芒,间或有细鱼游过,掠起无线涟漪。此情此景难免让人遥想起此时的江南丽景,不知在那方清秀的水乡,会不会正有采莲的女儿在吟唱着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”,蹁跹的裙影映出夏日的潋滟,绣口吐露的是无限清亮。
  夏的味道,不只是热烈如炽火的炎热,还有别致的秀美清凉。
  记忆中的夏总是有一种强烈富于激情的美,刺眼灼神的日光,发烫的水泥地,无一不在显露着它的张扬,不甘沉寂。我想,正是因为它的积极,它的不甘,才会有“生当如夏”一说吧。向来喜欢夏的景致,是因它张扬到了极致。我总是喜欢极端的美,不是颓废到尽头,便是强烈到极点,总觉得唯有这样的景致才能给予人最彻底的印象,决绝而又深情,耀眼却难以忘却,没有做作,没有虚伪,而夏景正是这两极致中的一种,它精心的雕琢,就像抒笔的诗人----------若开始着笔,便定要成就世上最令人心动的诗篇。而终于在夏的粉饰下,也便诞生了这热烈到极限的夏景。灼人的温度,倾盆的大雨,金黄的麦田,红透的夕阳,哪一种美不是绽放到了尽头。
  如此炎光之季,怎不教人倾心。
  若是说到夏景,江南的夏是不可不提的。恰如历来被歌颂赞许的江南春景,江南的夏也拥有着它独特的温婉可人。江南的夏,不若北方,只有死气沉沉的炎热与烦躁,而是巧夺天工地塑造了它清新的水乡夏景。忘却大城市的浮躁与逼人的暑气,南方小镇的夏天竟出落地别有凉意,偶尔拂过一缕若有似无的风,携来了阵阵淡雅的荷香,让人在这昏沉的日光下,也能驱走慵懒之意,体验到令人清醒又难以忘却的清香。这阵阵清香也愈加衬得荷花娇艳动人。我想“玉腕枕香腮,荷花藕上开”,写的也就是此等意境吧。荷香芳柄,采莲女子亦得满袖盈香。江南的夏日,亦是适合读诗品词的,在阳光的投射下,树的身影被剪裁得斑驳好看。若是此时搬来一把木椅小凳,倚着翠绿的大树,手持一本《诗经》或是宋词,在夏景的围绕中,畅游于诗人的笔间,那样的情景该是何等的浪漫,教人悸动?
  夏日清早,露重烟轻,立尽荷香,清灵毓秀的景致之中,热烈的向阳之下,美好的一天就要开始......